<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output id="v0rmf"><bdo id="v0rmf"></bdo></output>

                    1. <dl id="v0rmf"></dl><dl id="v0rmf"><ins id="v0rmf"></ins></dl>
                      
                      

                      <output id="v0rmf"></output>
                        1. <dl id="v0rmf"></dl>
                          <dl id="v0rmf"><s id="v0rmf"></s></dl>
                          1. 莊稼人住在高樓上反而不親近了該怎么辦?南工學生為你找到了答案

                               信息來源:RkYnQcNzb時間:2019-10-17 06:19:59

                            揚子晚報網11月4日訊(通訊員楊芳 記者楊甜子)“原來的村子呀,大家白天一起種田,晚上在院子里搭個桌子,一起吃吃晚飯、聊聊天,現在上了樓都不親近了。”這樣的“不親近”可有解決的方法?近日,針對農村新社區的“空心化”問題,南京工業大學的學生開展了《大城市周邊農村新社區“二次空心化”問題研究——以南京江北新區為例》的專題調研。學生們建議,避免農村新社區“空心化”,應該在規劃建設時更加考慮農民的實際,在顧及農民對土地的依賴性的基礎上更加合理規劃農村新社區。

                            傳統農村“空心化”廣義上是指農村有文化的青壯年勞動力向城鎮等地跨地區流動漸趨活躍后,造成的農村人口在年齡結構上的不合理分布,“二次空心化”是指農村新社區建設過程中,由于“建新不拆舊”或由于缺乏足夠的產業支撐等因素導致新社區農民上了樓卻留不下來的情況,出現的新一輪“空心化”現象。

                            2017年初起,南工建筑學院城鄉規劃專業王旭飛、李瑋華、陳夢石和魏云等8名同學陸續利用課余及周末時間,先后走訪了南京江北新區橋林、星甸、湯泉和永寧等4個街道的14個農村新社區,發放了250份問卷,回收有效問卷234份,經過長達半年的時間最終形成調研報告。“通過問卷、走訪等形式我們發現新農村二次空心化表現為人口空心化、經濟空心化、土地空心化和住宅空心化等顯著特征。”李瑋華介紹說。

                            據調查,人口空心化具體表現為老齡化嚴重的年齡結構、普遍存在的人口外流、社交網絡斷裂的鄰里溝通。“我丈夫每年也就節假日回來住幾天,因為周邊實在沒有太多的廠可以打工,所以還是去了遠一點的地方,我在這開了個小店,每個月多少再給家里添點錢。”張云小區的一位32歲的小店店主介紹說。“以前都是一個大院子,兒子、媳婦和我們一起住,現在他們搬出去住了,就剩我們老兩口了。”居民許爺爺感慨道。“以前我們一家人在一個院子就能住下,現在家里得三套房才行。”居民徐爺爺說。


                            二胡什么牌子好 http://www.mepaigo.com/show-125-84-1.html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