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output id="v0rmf"><bdo id="v0rmf"></bdo></output>

                    1. <dl id="v0rmf"></dl><dl id="v0rmf"><ins id="v0rmf"></ins></dl>
                      
                      

                      <output id="v0rmf"></output>
                        1. <dl id="v0rmf"></dl>
                          <dl id="v0rmf"><s id="v0rmf"></s></dl>
                          1. 吳元京談吳家往事:“吳湖帆傳承了最優秀的傳統文化”

                               信息來源:mYbCSQNXM時間:2019-10-15 09:52:34

                            吳元京(蔣立冬繪)

                            2017年8月25日至9月26日,“孤帆一片日邊來——吳湖帆文獻展”在上海油畫雕塑院美術館展出,以不同歷史時期的作品、文獻、實物、照片等,呈現了吳湖帆這位“二十世紀中國杰出的國畫家、美術教育家、書畫鑒藏家和詞人”一生的成就。與此同時,《吳湖帆年譜》的推出,以及《梅景書屋畫事》與《綠遍池塘草圖詠》的重新出版,更是掀起了吳湖帆熱。我們采訪了吳湖帆之孫吳元京,請他從后人的角度,談談自己的祖父,并由此上溯吳家的收藏往事。

                            采訪︱鄭詩亮

                            眾所周知,您的祖父吳湖帆、您的高祖吳大澂,都是近代中國的大名人。想請您從家庭這個角度談談這兩位您的先人。

                            吳元京:說到我祖父的家庭出身,其實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前年上海博物館的吳湖帆鑒藏展里,已經表示得蠻清晰了。整體來說,我們皋蕪吳氏一直是傳承有序的,到我大概是一百一十一代了,中間幾乎沒有斷過。但是,其中文化的傳承,不一定是一代代地這樣傳,就像我高祖到我祖父,就是祖孫之間的傳承,當然,并不是說我曾祖就沒有起到傳承作用,只不過有大與小的區別。

                            先從我高祖說起。現在大家知道的,都是他金石、書法、古物方面的事情,比如他刊刻過不少書。最有名的就是《古玉圖考》,是中國第一部把古玉歸納成冊的書,還有《愙齋古籀補》,是大篆為主的一本字典。另外,他還把自己收集的兩千多枚秦漢古印章,出了一本《十六金符齋印存》。這些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吳大澂像

                            其實,我高祖還是晚清時非常了不起的實干家,為官也清廉。很多地方都留下他的印跡。這次我去了漢中的石門水庫,原來建水庫之前,洼地中有一個石門摩崖碑刻群。我高祖到了那里之后,不僅訪碑,還教當地一位叫張懋功的人做拓片。高祖把整個訪碑的過程記錄下來,寫了一篇《石門訪碑記》。這次張懋功的第五代孫張曉光,還拓了一張《石門訪碑記》的拓片送給我。我高祖是魏碑的寫法,但又有唐楷的風貌,以前他在題記中從來沒有顯示過這種寫法。我原來還沒有發現,這張拓片上的字跟我祖父的很像。祖父的字,有人說學的徽宗瘦金體,有人說學的唐朝的薛曜,其實都不是。《佞宋詞痕》的結體,就是這個間架結構。上博吳湖帆展畫上題跋的小字,部分也源自于此。

                            《石門訪碑記》拓片


                            玖富注冊 http://www.jfzc188.com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