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output id="v0rmf"><bdo id="v0rmf"></bdo></output>

                    1. <dl id="v0rmf"></dl><dl id="v0rmf"><ins id="v0rmf"></ins></dl>
                      
                      

                      <output id="v0rmf"></output>
                        1. <dl id="v0rmf"></dl>
                          <dl id="v0rmf"><s id="v0rmf"></s></dl>
                          1. 40 他就像是一團霧氣,從這世界上蒸發了。

                               公眾號:天使de心     信息來源:時間:2019-10-21 06:01:32

                               寬大的雙人床上,易少川全身脫的只剩下一條貼身的短褲,他的雙目一片混沌,看似盯著床上的女人,可是近距離的去看,他的目光中根本沒有焦距。    葉樂沖他搖著頭,嘴里被塞了東西的她,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用眼神告訴他,不要碰她,她一身的臟病,碰了她就等于沾了死亡的細菌。    此刻的易少川不僅眼神是混沌的,就連意識也是如此,但是不論他的意識有多混,但他腦海里始終只有一句話,那就是他如果不做,喬翊白這個混蛋就會碰葉歡,而他寧愿去死,也不要他的歡歡被玷污。    視頻器的另一端,葉歡呆滯的如個沒有生命的木偶,她被喬翊白強制的看著畫面,“你看到了吧?這就是男人,最本性的男人……不是只有我喬翊白才會背叛,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樣的。”    不是,不是的,易少川不是那樣的人。    葉歡的心在吶喊,在滴血,在一塊塊腐爛……    “還記得我們結婚那天嗎?如果不是易少川給我下了藥,我也不會和葉樂在衛生間里做那種事,”想到這個,喬翊白發出大笑,“報應啊,他易少川也終于有這樣一天了。”    視頻器里的男人脫掉了身上的最后一絲遮掩,向著床上的女人壓去,這一刻,葉歡再也看不下去,她痛苦的推開喬翊白,想把自己埋藏起來。    只是,下一秒,她的頭發又被喬翊白拽起,“這么精彩的過程,你怎么能錯過呢?”    哪怕如此,葉歡仍緊閉著眼睛,那樣凌遲的過程,她真的沒有勇氣去看。    “睜開你的眼,”喬翊白現在已經瘋狂的沒有了任何理智。    葉歡搖頭,不,她不要看。    “咣——”    喬翊白將身邊的紅酒瓶摔碎,然后拿起碎渣抵在了葉歡的小腹上,“我數到三,如果你不睜開眼,我就扎下去……”    盡管他只是這樣比劃著,葉歡的小腹卻劇烈的動了起來,她的寶寶動了,在這樣危急的時刻,他是在害怕嗎?    “一…….二……”隨著喬翊白的聲音響起,葉歡還是不敢賭的睜開了眼睛,她不能讓沒出生的寶寶就受這樣的傷害。    如果喬翊白要的只是她痛苦,那么就讓她痛好了!    只是,當她的目光觸及屏幕,她還是受不住的一下子閉上了眼。    “不敢看了嗎?”喬翊白的唇輕掃著她的耳際,“你看他做的多賣力,你聽你妹妹在你老公身下叫的多逍魂……易少川也很久沒碰女人了吧?你看他那饑渴勁……”    喬翊白的話像是一枚尖銳的電鉆,一下一下,鉆進她心底最深的地方。    雖然葉歡只看了一眼,可是易少川奔放的馳騁還是刻在了她的腦子里,他真的做了,他和葉樂真的做了。    這一刻,她計較的不是他的背叛,而是擔心……    性,交是艾滋病的主要傳播途徑,他做了,他也染上了那種病。    葉氏垮倒,爸爸去世,小媽住院,她離婚,這么多事的加在一起打擊她,她都沒有絕望,她仍直挺挺的,可是現在她的世界坍塌了。    也不知了過久,荒唐的一切隨著喬翊白放肆的大笑終于停止了下來,葉歡也眼前一黑,墜入無邊的黑暗中……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葉歡醒來時,自己好像掉入了一個冰雪世界里,四周一片的白,白的刺眼。    她在醫院里,她從那個牢獄一般的別墅里出來了……    不,那里不是牢獄,那里比牢獄還可怕,那里是一座煉獄……    葉歡的記憶隨著她意識越來越清醒,也跟著清澈起來,所有可怕的一幕驟然間回到腦海,她坐起來,眼睛在四處搜尋,她在找什么,她也不知道。    “太太,你怎么起來了,趕緊躺下,”小護士進來了,壓著她躺回去,“你本就動了胎氣,再不注意,你這孩子就保不住了。”    可是,此刻她哪還顧得,盡管她很疼惜這個孩子,“我怎么來的這里?誰把我送來的?”    “不知道!”    “和我一起送來的人呢?”問完,她就覺得自己廢話了,這里肯定是婦產科,易少川就是被送來,也不會和她住在同一個科室。    “啊,喂,你……”小護士轉身的空檔,葉歡已經下了床,她要去找易少川,要找到他。    只是,葉歡把這個醫院幾乎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那個人,他不在這里嗎?他去了別的地方治療嗎?    葉歡以為是這樣的,可是一天,兩天……直到一個月后,她也沒有找到他。    葉樂雖然被救治了,但醫生說她下身撕裂嚴重,再加上之前的病癥,已經生命垂危,而且除了身體上的重疾,她精神上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她瘋了。    那是一個下午,葉歡坐在易少川公寓的沙發上,正望著門板發呆。    這一個月來,她累了,便會來這里休息,她期望著下一秒,房門會被打開,易少川會走進來,可是,一個月過去了,她的期望一天一天落空。    她不知道易少川去了哪里?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就像是一團霧氣,從這世界上蒸發了。


                            天使de心(tsdx111)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