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output id="v0rmf"><bdo id="v0rmf"></bdo></output>

                    1. <dl id="v0rmf"></dl><dl id="v0rmf"><ins id="v0rmf"></ins></dl>
                      
                      

                      <output id="v0rmf"></output>
                        1. <dl id="v0rmf"></dl>
                          <dl id="v0rmf"><s id="v0rmf"></s></dl>
                          1. 當前位置: 首頁_鴨梨和紅棗_《依然異國的第三年》讀后感

                            《依然異國的第三年》讀后感

                               公眾號:鴨梨和紅棗     信息來源:時間:2019-10-21 06:03:27

                            注:這篇文章,源自與公眾號老板娘留下的讀后感作業,以及公眾號老板堅決要打破關于“一年一更”的謠言。

                            2014年的那個春天,半夜三更坐在寢室的床上,捧著pad聽著室友的呼嚕聲,小心翼翼地特別用力地按下發送鍵的場景還揮之不去。

                            于是微信表白這件事每年都要被拿出來說一次,也好,不欠貝同學點什么她怎么欺負我。

                            和貝同學一共認識了五年,第一次聽說這個菇涼是手語例會上被表揚的那個到處調戲老人的手小語。想想對于一共就3年的戀愛時間,竟然有2年都是在時差中度過的。貝同學說出一本《五三》的姊妹篇,我想不如叫《五年相識,三年相知》吧。

                            時常身邊有人發生著異國異地異校情感維系不下去的故事,我們一直不以為然。但是在經歷了大半年心理建設之后那一天終于來了的時候,才發這其中要付出的精力和耐力遠超乎想象。好在我們都是不喜歡把問題掛在心上的人,不然那樣就真的成了問題(此處要埋下一個伏筆)。

                            于是在冬令時夏令時傻傻搞不清楚的時差中,就這樣走到了今天。好處大概是我失眠的時候永遠可以找得到貝同學,貝同學磨磨蹭蹭不好好睡覺的時候我也正好督促她。

                            所以慢慢的也就悅納了生活中各種各樣的問題,心酸的時刻總是有的,但是大多數時候收到一條微信就能很安心,趁著午休貧幾句就可以代替午覺下午活力滿滿了。大概和鼎哥哥那種異地6年的主相比,我還挺知足的。

                            于是在我專心為社會主義醫藥衛生事業奉獻青春年華的時候,貝同學也在深受美帝資本主義的荼毒和摧殘。

                            我是一個大事記不住,小事一籮筐的細節控。一個一個說吧,這一年還真是得寫挺長。

                            1.

                            (偷偷翻了一下原文,是從夏天回國開始的,嗯)

                            心里明明知道飛機降落后還要取行李過海關什么的,會拖很久,可是還是早早地到了機場,畢竟是第一次接貝同學歸來。

                            于是在國際到達那里站到手機快沒電了,終于看到了大包小裹的貝同學。本以為她會像以前那樣,歡歡喜喜三步兩步的蹦跶到我面前,結果竟然是穩穩地一步一步的走到我面前,面部表情管理的非常自然。果然是在海外見過大世面的人啊,這么沉穩。

                            一個溫暖的擁抱之后。

                            貝:“我靠,我好不習慣這個角度啊!你怎么比我想象中高了這么多,祖國的水土是又把你滋潤高了么,你看著好像一個長頸鹿啊!”

                            好吧,是我想多了。

                            2.

                            那個夏天一起去天津看了Eason的演唱會,并且有幸被某CP盛情招待。

                            對,我還記得我們倆蹬著人字拖走進一家所有服務生都西裝革履的店時的那種惶恐,還好有貝爸爸凱瑞。

                            其實一直也對Eason(是這么拼的嗎?)沒有什么感覺,總覺得是上個年代的人的歌。

                            但是聽到《好久不見》(對,就是那首貝同學大一手語考核編的手語歌,謝謝你當時沒情不能所以打出來),還是心里被戳了一下。

                            特別有捏捏貝同學的沖動,忍住了。

                            3.

                            后來夏天的時候和茹鑫夫婦一起出了趟國,由于貝同學的強大出游經驗和茹姐深厚的英語功底,一切行程和住宿被安排妥帖,好像我和鑫鑫兩個男生就只需要負責撐傘背包付錢做飯這種小事了。

                            于是想著要發揮一下特長好好表現,就有了常常被夸獎的那一頓飯。

                            其實大多數都是快手早餐哈哈哈哈哈。

                            以及深刻認識到貝同學說的對,以后一定要在家里配置一個好廚房。

                            4.

                            大概是出于慰問國內一線磚工的社會主義人道情懷,貝同學寄來了兩大盒顏值超高的手工點心。

                            然后就放在了辦公室的柜子里每次吃一包,也不至于偷偷的了。

                            嗯其實我就是覺得挺好吃的。

                            真的挺好吃的。

                            5.

                            自從貝同學親眼看到了一次我是如何徒手抓小鼠之后,她就用聰明的腦袋瓜聯系起了我每次捏她脖頸,此后將她的脖頸劃為禁地。

                            其實仔細回想一下,那還要感謝貝同學之前長久的配合,讓我能順利的學會抓小鼠。

                            自那以后我就被貝同學貼上了鼠爸爸的標簽,以及有了下邊這張合影。

                            不記得這只是offer還是小哈了,反正它們都長的差不多。

                            6.

                            再說發際線的事我就退學。

                            7.

                            還記得貝同學剛去美帝的時候,特別發愁做飯的事情,常常要求我提供簡單可行的食譜。

                            但是自從貝同學開始決心用圖片養胖我之后,廚藝有了長足的進步。

                            于是聊天文件中一半以上的圖片都是吃的。

                            謝謝貝同學為了勾起我的食欲作出的重要努力。

                            謝謝那些紅菇雞腿牛肉三文魚奶酪蛋撻。。。。。。

                            8.

                            貝同學過生日的時候,剛好是新春佳節。于是傻顛顛的托了同在玉米地的同學幫我送一個蛋糕去。


                            提前一周便和貝同學身邊我唯一知曉的男生Jake搭上了線,這里還要感謝嫣妹的神助攻,使得我突然加人家微信沒那么突兀。

                            和Jake套到地址門牌號后就趕緊聯系了同學。在得知“香檳只有一家蛋糕店”之后我就放心地繼續過年了。

                            在我的認知中,玉米地的蛋糕都長這個樣。

                            好吧,沒錯就是“純白而充滿糖霜的愛”!!

                            講道理我是跟同學說了留言的,并且害怕蛋糕師傅不會寫中文還翻譯了一下。

                            扶額。

                            9.

                            在經歷了長久的聊天強化記憶之后,貝同學已經能清楚地知道帥師兄、小師姐、我左邊的師姐以及我右邊的師兄都是哪一個了。

                            以及我終于能分得清Jake,Zoe,Mia和Ruby都是哪個了,并且知道哪個不是單身,哪個會做飯,哪個用的是華為手機。

                            感覺對于一直有看小說記不住人名病的我非常有幫助。

                            關于Jake和我到底誰做飯好吃的那個問題。

                            Jake。

                            (我糾結了很久上邊那行應該用哪一種句號。)

                            10.

                            夏天之后,本來以為再次見面又是夏天了。結果有一天貝同學突然買到了打折的往返機票就在元旦前夕殺了回來。

                            然而這是一次有預謀的購票行為。貝同學在Zoe的經驗之下,果斷預判飛機會在東京延機一天的福利。

                            于是本來都溜出實驗室走向地鐵站打算去機場的我在接到“我要在東京玩一天”的通知之后又灰溜溜地走回去了。

                            好吧看在清酒的面子上。

                            11.

                            去年圣誕節的時候,和往年一樣,約上以前在手語的老人孩子們去吃火鍋。

                            對我和貝同學來說,這是在北大最親近的人兒們了。

                            那天晚上我們倆跑去水果店買了蘋果,又跑去文具店買包裝紙,最后羞恥地坐在麥當勞一個一個給大家包平安果。

                            特別慶幸和貝同學共同擁有這樣一個一起奮斗過一起歡樂過的圈子。

                            12.

                            和貝同學一起裝逼地去了一次藝術館,大概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interaction。

                            由于實在是太抽象了,在貝同學面前還要假裝自己努力思索的樣子。

                            好在我們早就互相看穿了彼此。

                            于是在一個大霧霾天,守著藝術館里的PM2.5檢測儀,兩個小傻逼拍了40分鐘互相的背影。

                            感謝那些年和貝同學一起改進站改展板磨練出的強大ps功底。

                            13.

                            前一段時間因為不規律的生活作息和焦慮的心情,常常失眠。自己想了好多辦法都沒能解決。

                            結果貝同學說了一句話。

                            “不要在乎偶爾一次的失眠,你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就不是個問題了”。

                            臥槽真好使。

                            爸爸。

                            ------

                            之前貝同學問我,希不希望她留在美國工作。縱然心里有一萬個希望她在自己身邊,可是還是愿意一萬零一次地去支持她做自己想做的事。和當初她接下重擔,當初她去了玉米地一樣。我知道,主人公換作是我,她也一樣會支持。我們心里都清楚,對未來的規劃里有彼此。即使要短時承受一些問題,這也都是我們自己的決定。

                            一直都特別贊嘆于貝同學穩定我情緒的能力。我是一個嘴比腦子還快的人,常常一點小事苦水倒個沒完。特被感謝貝同學一直耐心的聽我說那些無聊的瑣事,難為你了。

                            貝同學說異地戀最大的問題是不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是啊這個問題對于我大概體現在無休止地點外賣來解決不愿意一個人去吃飯上,而對于貝同學則體現在給我發出去玩的照片的時候。

                            你的炸雞我的外賣,你的藍天我的霧霾,你那些喜歡放鴿子的被試,我那些動不動死給我看的小鼠......更多的時候,我們都是通過手機分享著體會著對方的生活,并不斷地把憧憬放到未來。

                            這一年里,我不斷地給自己加碼,要求自己變成更獨立而強大的人。而貝同學也在時代的大潮里,患上了即將踏入社會綜合癥。不論是實驗的失敗還是offer的姍姍來遲,都給我們帶來了double的焦慮。然而仔細回想,第二年異地的日子,幾乎沒有吵架的痕跡。

                            貝同學常常能一針見血地指出資本主義現實,而我又恰巧善于逃避現實提出宏大的社會主義理想,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合適吧。

                            看著原文,感覺想說的話其實貝同學都說的差不多了,那就把磨礪交給時光吧。

                            在下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里,等你回來呀。

                            鴨梨和紅棗(gh_62b7343005f3)

                             
                            蜘蛛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