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1. <dl id="v0rmf"></dl>

              <output id="v0rmf"><bdo id="v0rmf"></bdo></output>

                    1. <dl id="v0rmf"></dl><dl id="v0rmf"><ins id="v0rmf"></ins></dl>
                      
                      

                      <output id="v0rmf"></output>
                        1. <dl id="v0rmf"></dl>
                          <dl id="v0rmf"><s id="v0rmf"></s></dl>
                          1. 當前位置: 首頁-微明-追尋舊時代的敬重

                            追尋舊時代的敬重

                               公眾號:微明     信息來源:時間:2019-10-21 05:55:15

                            每周四清晨 7 點,陪你充電,做元氣滿滿的能量騷年

                            網易云音樂網友評論歌曲《我的80年代》

                            讀完止庵老師的新書《喜劇作家》,在豆瓣看書評時,看到不同作者反復談起一個相似的句子,“ 80 年代是個鮮活又沉悶的時代。”

                            小說是止庵老師 80 年代時寫下的手稿,如今重新整理,成為他出版的第一部小說。據說當時他燒毀了幾十萬字手稿,這些是為數不多剩下的,后來就封筆做研究,盡管才氣正盛。

                            我一直對 80 年代抱有隱約的好奇和喜愛,太多藝術家談起它時將它稱為藝術創作的 “ 黃金時代 ” 。后來找了書和電影看,比如李宗陶采訪老一輩藝術家們的《畫在人心的苦悶上》,其筆下的 80 年代里幾乎人人都是藝術家,更別說藝術大家。在濃烈的氛圍中,似乎支個板子、捧起顏料就可以沒日沒夜地畫,把積壓了多年的自由全部傾灑而出。

                            我的導師也常提起,那個時代的人們常常聚在一起談詩,每個人手里都有個手抄本,心底也有一個地位如同娛樂明星一樣的詩人。

                            小時候母親曾把她十幾歲時的手抄本給我。墨綠或暗紅色的皮質封面,小而方,每本里面都用鋼筆工工整整地抄了詩歌,旁邊配著用鋼筆繪制的插圖,與詩歌相互相應,如李白吟詩圖、水上花鳥圖。也見過她的大沓素描紙,上面勾勒著人像、貓等,完好無損,還有梳著齊顎短發、坐在床上彈吉他的照片。她曾說,如果當時沒做醫生,也許就做個藝術家了。

                            那些東西來源于 80 年代。據說那個時代的人對文學藝術尚且飽含敬意和尊重。思想初解禁,禁錮的人性借由藝術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盡管有什么東西確實碎了、尋不到了,但神性和敬畏心還未完全消解,人們還不需要從消費與娛樂的空洞淺薄中尋找意義。

                            也許這正是令我好奇的原因,畢竟在這個時代,認認真真談論文學藝術的人不是被架在高臺上,就被打趣為酸人。人們拜物、拜金錢地位,看到熱愛文學藝術的人時會笑著自解或自嘲道 “ 如此高雅之物,我等平凡之物,欣賞不了。”

                            可最好的詩歌明明就出自凡人之手。寫出《詩經》的初民們哪個不是柴米油鹽的凡人。


                            想起昨日與朋友一起逛街時的場景。她不算喜歡讀書的人,因忙于法律系研究生考試,兩年多來也只讀過專業書,卻在路過字里行間書店的時候主動要求停下來進去轉轉。

                            待我在書架間徘徊了一圈后,她來找我,以為她想離開,我便也朝著門口走去。誰知她拉著我在門口的架子前停下來,指著《我在故宮修文物》興奮地說,“ 我好想買這本書啊!”

                            那是被考試折磨得元氣大傷的她,整個下午里唯一神采奕奕的時刻。

                            我很開心,便鼓勵她買,到款臺結賬的路上,她反復說 “ 我都沒想到我會有這么強烈的愿望買一本書,因為一直喜歡文物類的節目,一看到它就有種買下來的沖動。” 見她如此喜愛,我提出買來送她,可她一把攔住我說: “ 不要破壞我想獨自買一本書的愿望。這種感覺太好了!我覺得今天晚上就能把它讀完!”

                            那一刻我也覺得特別開心,畢竟從前的她也表達過類似 “ 像我這樣的人讀不了那種書 ” 的想法。而如今,卻被一本書點亮了。

                            其實我一直在用 “ 一月一書 ” 做反淺閱讀實驗。訂購者有不怎么讀書的,也有本身就喜歡的,但收到與消遣性無關的作品后,仍然會讀得津津有味。我給其中一個訂購者先后寄了林語堂的《生活的藝術》、王安憶的《長恨歌》和梭羅的《瓦爾登湖》,每本都不算好讀,但她每讀完一本都會記下詳細的讀書筆記。上次讀書會時,我同訂購者們用語音聊《長恨歌》、《我們仨》、《月亮與六便士》,一群人談論時時而嚴肅、時而熱情飽滿的樣子令我瞬間覺得,這場景這情味,像是我不曾去過的舊時代。

                            昨天問大家:“ 下個月想寄幾本哲學或文論類的書,可能會比較難消化,是否能接受?” 時,依然有人愿意接受。

                            我想用一個產品還原一種敬重。從文本中尋到的意義更為本質,也更有力量。

                            順帶捎個廣告。

                            我和雄仔請人設計的 “ 一月一書 ” 專屬讀書卡片印出來啦,“ 一月一書 ” 4 月起恢復原價,歡迎持續訂購!

                            不了解的請戳 

                            蜘蛛池